#免费分享联盟# 善之链—陈永林(作家网)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非原创区

 爷爷说:“那时我们家极穷。”爷爷给我讲他的故事时,都是这么开头的。我接上爷爷的话:“那可不是一般的穷,而是穷得餐餐喝稀得能当镜子照的粥……”爷爷像没听见我的话,自顾往下讲。
    “……一回,你爹病得厉害,请了郎中来看,郎中开了药单,让我去药铺里捡药。可我身上只有几个铜板,我便找到刘光头借了两块银元。刘光头是个心狠手辣的大地主。你这个月借了他一块银元,下个月后得还他两块银元。那时没办法……”
    这个故事,爷爷已给我讲了许多次,听得我耳朵都起茧了。
    后来我爹的病好了。爷爷却高兴不起来,爷爷不知去哪里弄四块银元还给刘光头。爷爷为此天天长吁短叹的,睡觉都睡不安稳,在床上翻来翻去的。一个月后,刘光头手下的人来讨账。爷爷拿不出,刘光头手下人说下个月爷爷不还四块银元,就把爷爷的右手剁了。
    爷爷想来想去,想得头痛了,仍想不出挣钱的路子。“唉,还不了,就让刘光头把手剁了。”爷爷仍像以前一样,天天去山上砍一担柴回来。柴晒干了,就挑城里卖。
    “那天天蒙蒙亮,我就扛着扁担进山了。我进了一片松树林,松树枝耐烧,好卖,价也卖得高些,我刚要砍柴时,忽儿听到有人唉哟唉哟地唤……”
    原来是个猎人,猎人摔了一跤,伤了脚。猎人的脚背肿得老高,猎人说他的骨头摔断了。猎人求爷爷背他回家。
    爷爷二话没说就应下来。
    猎人对爷爷说:“你把我枪上的两只野鸡拿下来藏好,晚上你全家可以吃一餐。”
    爷爷翻过两座山,才把猎人背到家。爷爷在猎人家吃了中饭,砍了一堆松树枝,上了肩,爷爷想到晚上全家有野鸡吃,心里就高兴,一高兴就不觉得累。爷爷家已两年没吃过肉味了。
    “我走到半路上,被一个男人拦住了。那男人面黄肌瘦,衣裳也破得不成样,头发鸡窝样乱蓬蓬和,十足的一个叫花子。”
    爷爷问那人为啥拦他的路,那男人望了一眼爷爷挂在松树枝上的野鸡说:“我已两天没吃饭了,你行行好……”男人的话没说完,便晕倒在地上。
    爷爷放下柴,喂了男人两口水,男人才醒过来了,男人说:“谢谢你。”爷爷捡来一些枯树枝,拿松叶引着了,把一只鸡放在火上烤。
鸡还没熟,男人就迫不及待吃起来。一支烟功夫,一只鸡全扔进了男人的肚了。
    男人对爷爷说他是个生意人,身上的钱全被白军抢走了,男人说:“我身上有两包蛇药。不管多毒的蛇咬了,你吃了这药,就没事,你天天在山上砍柴,把这药放在身上安全。”
    男人一拐一拐的走了。爷爷喊住了男人,爷爷拿了另一只鸡给那男人,“这鸡你拿着,晚上可烧着吃。”男人对爷爷说了许多感激话,并掏出笔,在一本本子上记下爷爷的姓名及地址。男人说如他有发达的那一天,一定要报答爷爷。
    爷爷仍天天上山砍柴。
    “那天中午,我砍了一担柴回家 。吃了个红薯,喝了一碗粥,我又拿着扁担出了门。在村口时,我见到一小孩抱着脚不停地哭……。”
原来小孩的脚被毒蛇咬了。小孩的脚已肿得面包样,且青黑一团。
    一村人说:“这小孩被眼镜蛇咬了,看来没救。”
    爷爷想起那男人说的话:“不管啥毒蛇咬了吃了这药就没事。”爷爷忙掏出药,往小孩嘴里倒,又往小孩嘴里灌水。
    爷爷并不知道他救的小孩就是刘光头的外甥。
    “这样,刘光头免了我的债,因而我的手还好好的长在我身上。要不你今天看到的就是一只手的爷爷了……哈哈!”这是天意,假如我没背那猎人回家,那猎人就不会给两只野鸡我。我没野鸡给那生意人吃,他就不会给蛇药我,我没蛇药,我就救不了刘光头的外甥,那我就会被剁掉一只右手。
    爷爷现在已离开我十五年了,爷爷给我讲过许多故事,大都忘了,唯独这个故事我一直记得,我知道我到死都记得这故事。
    但爷爷不知道,爷爷死后的第二年,那个生意人从美国回来了。他要给两万美金给奶奶,奶奶说啥也不肯收。
    那生意人就在村里建了四幢楼房,每幢楼房都是四层。我们村的小孩再不要到十几里外的学校去念小学。爷爷,我还要告诉你,我们村的小学就叫陈大海小学。那个生意人非要用你的名字做校名。爷爷,你高兴吗?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